大約過了四小時後,兩人決定動身開始回程。
離公車班次還很久,我考慮招便車,但這片景色太讓人不捨,況且我們仍活力滿滿,繼續走吧!這種活著的感覺真棒!

途中經過了教堂,教堂外便是墓園。
我到了歐洲後,每當經過教堂,總喜歡進去坐一會兒,和宗教信仰無關,只是在繁忙的步伐中暫緩,坐在前排位置,我會和面前的神說說話,更多其實是自我省思,找回一直都在卻時常被忽略的平靜。

IMG_9967  

 

當天教堂大門緊閉,於是我們走到外面的墓園。
有別於亞洲對墓園的忌諱,許多歐洲的墓園反而都是散步的好地方。
另外一方,一對帶著狗的老夫妻坐在長椅上休息,大狗追著球跑,我站在墓園的另一方,生與死的強烈對比,我感動的看著他們,我離那樣的歲數還有好幾十年的時間,遙想著將來哪天年歲已大,是否也能這樣,有個相愛的老伴攜手共度,經歷過人生的高高低低,才終於能了解平淡的珍貴。
我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墓碑,看著上面的名字、生死日期、墓誌銘......
對在世的人而言,死亡並非最讓人恐懼的終點,活著卻不知道為何而活的盲目才是最悲慘。

IMG_4944  

我們繼續往車站的方向走,兩人對距離和時間都沒有準確概念,只知道很遠很遠很遠,心底動念多次是否該開始招便車,但又躍躍欲試想挑戰是否能以雙腳走完全程。
我確認妹子的體力依然充沛後,我們繼續往前走。
這或許是有旅伴的不同之處,兩個人在一起說說笑笑,走累了就哀一哀,荒郊野外大聲唱歌也沒人會丟石頭,而清楚自己並非一個人的安全感,讓一切相對之下都簡單許多。

IMG_4908  

我們走到了人行道的盡頭,我看著前方狹窄的道路,開始認真思考要往回走招便車了。
前方根本完全沒有行人步行的空間,若要繼續步行並非不可能,但危險性就會增加許多,我是無論如何也不願讓我的小寶貝發生任何意外。
我還在躊躇時,一輛車忽然停下,車裡的老先生問我們是否要去車站?
我說是,他既不可思議又不贊同的搖了搖頭,「上車吧!妳們不行這樣走啦!還有五哩多的路!」
我看到老先生車裡的鏡子掛著Timmy the sheep的玩偶,這可是我和小姪女最喜歡的卡通,讓我對他完全沒有任何疑慮,帶著妹子就坐上車了。

他是當地居民,我一路和他閒聊這兒的發展、狀況,他也提及因為這兒交通太不方便,他和他妻子在這條路上早就載過不少像我們這樣的旅人。
我看著Timmy隨著車子行駛晃啊晃,緊緊的握著妹子的手,心中方才的重擔完全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感謝。

兩人坐火車返回Bouremouth,人一放鬆,體力透支的現實就突然撲上,腦中不斷回顧今日看到的美景以及還在慢慢沉澱的驚嘆,滿足之情像是溫暖的大手輕撫著我們快要闔上的疲倦。

妹子對我說,「這比去巴黎還棒。」
我原本還很遺憾,可惜無法帶妹子去巴黎,而她的這句話,讓我緊抱著她,心裡好暖好暖。

 

IMG_4906  

 

(本篇照片部份由妹子以iPhone、部份由我以iPhone和Canon 550D拍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躺在雙人床上

yol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