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非營利組織 Invisible Children 所製作的影片 Kony 2012 長達半小時,目的是要利用 2012 年全球使用社群網站超過五億人口的影響力,來讓 Joseph Kony 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

 

 

為什麼?Joseph Kony 是誰?
 
他是烏干達游擊隊首領、聖主抵抗軍(LRA)的領導者,他自稱受到神靈控制,利用宗教控制來進行長期的「精神戰爭」,並藉此獲得至高的領導地 位,做出無數慘絕人寰的惡行,至今長達 26 年且仍在持續;其中,他擄獲超過 66000 名兒童,首先逼迫他們射殺親生父母,接著男生訓練成私人軍隊、殺人武器,女生則成為性奴,為眾人洩慾之用。
 
儘管他是國際法庭上通緝名單的第一名,多年來卻因為政治、經濟,總稱現實利益的因素(南非有什麼?有鑽石;中東有什麼?有石油;烏干達有什麼?啥都沒有),並無任何國家出面干涉,尤其美國我沒有被威脅啊,我哪來那美國時間去管你烏干達?
 
Invisible Children 多年來持續努力,要求美國政府站出來,他們甚至聯合各國民眾的力量遊行,也上過 Oprah 的節目,終於到了去年十月,美國總統 Obama 簽署,派了美國士兵去當地協助,雖然人數不多,但總算是個起頭。
 
可是媒體、社群網站的影響力,幾乎等同於時效性的短暫,熱潮上人人群起憤慨,三五日後成過往雲煙,於是,以 2012 年 12 月為最後期限的影片 Kony 2012,就是要在這一整年間,讓大家不斷、重複的分享;影片中提到,Kony 為惡逾二十年,卻仍能繼續暢然無阻的原因就是,認識他的人還不夠多,所以,他們要藉由大家的力量,讓他成為家家戶戶都知曉的名人:「Make Joseph Kony Famous, not to celebrate him, but to raise support for his arrest and set a precedent for international justice.(令 Joseph Kony 成名,不為慶祝,只為將其罪行公諸於世,協助捉拿他,建立國際公義的先例。)」(以上宣言取自官網
 
以上是參考相關資料後,對 Joseph Kony 以及 Kony2012 的簡略介紹,下面是我這篇文章所要談論的主題。
 
我昨晚(3/7)第一時間看到此影片,還是原文版,臉書上已有許多朋友在分享,而我並沒有做出同樣舉動。因為我不了解。我認為,人對於自己的行 動,就算是再舉手投足的順便,也要負責任;另外,我同時猜測,以這樣嚴肅重大的議題而言,很快就會有好心人士自動翻譯成中文版,如果之後我決定分享,那影 響力必然更大。果然,在隔天(3/8)就已經有中文版大量流傳在網路上。
 
在看完這影片後,我開始搜尋不同面向的資訊,同時,我把這影片的連結分享給褚士瑩先生。而從昨天到今天,一看到不同的資訊、版本,我同時繼續傳給他,因為這一連串動作,意外的開始了一段和他的對談。(編按:以下對話內容,已徵得褚士瑩先生同意而公開。)
 
褚士瑩(以下簡稱褚):
請問你因為這件事情密集對我不斷聯繫,是基於什麼樣的想法和立場呢?是每個人都應該立刻行動嗎?是這個主題的倡議嗎?後續是什麼?如果沒有一整套想法,只是現在覺得重要,那麼明天呢?你決定要關心這件事情多久?你能夠關心多少?這件事情對你有多麼重要?
 
我希望你都已經想清楚了,而不是希望大家很隨性的不斷轉發,對我在 NGO 工作的立場來說,這是沒有意義的。
 
可以請你寫 Mail 給我清楚的說明嗎?謝謝。
 
我:
我很少轉發東西在公開的地方,因為社群網站的影響力大部分是熱潮過了就消了。我以前的想法是:這些抗議、表達的行動都很無意義,因為大部分的人 都是一窩蜂。但後來有人跟我說:「所以呢?就什麼都不管了嗎?」我說:「是啊,因為我認為那些大聲嚷嚷的人,70% 以上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吧!」但他說:「可是這仍然是有意義的,因為總是會有真正關心、真正在乎的人;就算是少數,但你永遠不動,就永遠只是停留在那 邊。」
 
雖然我對於這樣的觀念仍然還在思考,但同時我馬上分享給您的原因,是因為您的公眾形象和對公眾的影響力。好比您今天分享關於流浪狗的訊息,那麼在乎的人,就真正會去在乎,想看的人,也看過了。重點是因為一個分享的契機,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
 
回到一開始,為什麼是您,除了我提到的影響力,還有您的經歷。
 
我昨天第一時間看到這影片,就像我昨晚說的,一件事情都有太多面向,我還不了解這件事(只單單看了這影片),所以還不想公開分享,但以我的經驗和經歷,又覺得除了繼續做搜尋,還不足以去下判斷。所以很想聽聽看您的觀點。
 
褚:
事情要有連結的力量,流浪狗跟我正在國內國外做的計劃還有未來的計劃都有直接關係,因為有關才會有影響,跟我無關的議題也沒有納入我的行動,無 論多麼正義也無法發揮功用,那就是社會教育的宣導層面。世界上需要關心的事情很多, 不是只要好人就事事都要關心,這樣的關心是膚淺的,甚至很多時候是基於罪惡感;我們每個人能做的事情都很有限,能深刻關心的議題也很有限。
 
我希望自己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所以即使在你眼中這麼簡單的小事,只是 po 一下連結,但是我不希望你誤會這是動員社會資源的有效方式。雖然是舉手之勞,但是我們每一個行動前都要想得更清楚,不是有做就是對的。請理解我的立場,也謝謝你的用心回覆。
 
一個會真心深度關心某個議題的人,不會被一個不懂得這個議題的人隨意的轉 po 資訊而感動,會隨意被感動的人,也會隨意忘記這件事情。
 
我:
當然。我原本一開始和您分享就不是要您轉 po 的意思了,我的立場也比較自私,比較偏向「我想知道褚士瑩先生的看法」這部分,我自己到現在也還沒轉 po,我想還不夠負責任,仍在繼續搜尋和思考。非常謝謝您的觀念分享。
 
褚:
謝謝你的說明,很高興你是個謹慎的人,希望你對這個議題有自己的答案時,我們可以再來討論!:-)
 
我:
謝謝你!
 
褚:
對了,也請你告訴你的朋友:他錯了。
 
亂槍打鳥,是沒有辦法期望別人做出對的事情的。要做對的事情,不能隨便,一定要自己做,否則過多的資訊,會讓你想要說真正重要的事情時,也一律被別人當成垃圾。
 
加油!
 
我:
十中一或百中一或更少的機率,但至少有一,這樣的觀點呢?
 
我們這時代跟以前很不一樣,20 出頭的年紀,不上不下的迷惘,很多以前很難的事,就是因為在現代太簡單了,所以反而更難。在這樣的環境下,同儕影響力是很驚人的誇張,或許說是盲從,但對 於從來沒有想法的人而言,當他被這樣大量的資訊一次打到,會不會也有那麼一個可能,他開始真正去關心、去思考了?
 
被別人當垃圾,至少比看都看不見的透明,還要好。
 
我想講的是大體,當然很多人在年紀更輕的時候,就已經堅定的、目標明確的走著自己選擇的路;可是就大眾而言,因為這年代媒體、社群網站的爆發,又或是整個大環境影響,亂槍打鳥,至少有打中的機率,而那至少,就是行動的意義。如果這樣想呢?
 
褚:
很抱歉,我完全無法同意。在網路時代,直接進垃圾郵件的資訊,無論多麼寶貴,也不會被看到。
 
我:
嗯。先謝謝您,花時間給一個不認識的人這樣的討論機會。
 
我能完全誠實地提出看法、想法,而不是為了說服您、要您認同,同時也從您的觀點參考、思考。
 
褚:
我可以體會你是很真誠的,這是為什麼我會願意這樣交淺言深,也謝謝你願意從不同的角度來思考同一件事情,畢竟沒有什麼叫做正確答案。只是我們都是大人了,總要有自己的答案,不然就白活了,不是嗎?:-)
 
我:
謝謝您。我想,如果我再有些進一步的想法或可能的結論,或許還會再麻煩您了。謝謝:)
 
 
以上就是我們在臉書上的交談。這段話是我先從請教褚士瑩先生的出發點,接著聽他的觀點,並說明我的看法。我們並沒有誰要說服誰的目的,而是觀念上的交流,很感謝他願意花時間和我進行這段意外的對談。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便代表,我的決定是分享這部影片。
 
我並不認為亂槍打鳥是沒有意義的,如同在對話中提及,對於我們這個 20 幾歲的年齡層而言,媒體、社群網路的影響力已非同以往,而大部分的人選擇隨波逐流,該熱血時熱血、該吶喊時吶喊,該踹共時踹共。可是即使機率再怎麼微小, 因為自己一個分享的動作,就有可能讓另一個真正關心的人得知此資訊,進而行動。
 
以 Kony 2012 來談只是一個契機。試想,若大部分的人都因為覺得自身能力有限,因而不採取行動,以漠不關己取而代之,這人人自私自利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如果最初,連一窩瘋參與的民眾都沒有,現在我們會知道這些烏干達兒童的問題嗎?
 
2012 年很長,也很短,同一個議題,廣大群眾能關心多久?但別忘了,我們能讓多少人也開始關心?或許從膚淺的關心出發,對我而言,卻仍舊比漠不關己的干我屁事還要踏出一步了。
 
無論你的立場為何,褚士瑩先生更建議,非常重要的一點,把你我說的都先放在一旁,等到 2012 年結束的時候,我們再回頭來看看,這年當中,所有「發生/沒有發生」的事。
 
我並不為了說服任何人而分享以上個人觀點,如果能因為這篇文章,讓你發表出贊同或反對的意見,都是我所樂見的;而如果你從不曾正視過,現在是時候,請開始思考「獨立思考」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Kony 2012 官網:http://www.kony2012.com/

也可以參考電影《Johnny Mad Dog》

 

此文刊於BIOS Monthl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躺在雙人床上

yol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最近我看了一部電影Machine Gun Preacher重裝教士
    電影內容控訴烏干達叛軍首領綁架數萬孩童,強迫兒童當娃娃兵,看完並開始翻查各方資料,才了解烏干達叛軍,但等我理解了又能怎樣,實在不知道怎樣幫?
    感謝妳提供這資訊,我絲毫不懷疑參與KONY 2012的人們利用社交網站一起舉手表態,我也毫不懷疑Joseph Kony是一個極端邪惡的人。
    也希望藉由全世界關懷的力量,感性點,人性化點,單純為那孩子感到可悲,熱血參與有何不何
  • 不客氣
    我總想世界和平是夢想 而我個人不相信夢想這個字眼
    但世上真的到處都有溫暖和關懷的

    yolanda 於 2012/03/19 20:01 回覆

  • MS MUSIC WORLD
  • 支持 再支持
    可以轉載你的文章嗎?
  • 著名出處即可

    yolanda 於 2012/03/19 19:59 回覆

  • Allison
  • 其實美國的介入是因為今年初已經在烏干達發現石油
    不然Kony他早就不再烏干達了
  • 除去一頭熱的人們
    繼續follow這件事的人依然會繼續follow吧

    yolanda 於 2012/04/15 21:32 回覆

  • 訪客
  • 之前看到你寫的這篇文章印象深刻
    後來又看見這篇想跟你分享
    是另一個面向
    http://palinfo.habago.org/archives/2012/03/25/21.09.16/
  • 我想很認真的跟你說謝謝你
    謝謝你對我的文字有印象 而且還特地還跟我分享
    無論我當初分享的立場/觀點正不正確
    這樣的收穫都讓我心存感謝

    yolanda 於 2012/04/28 13: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