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4A_0617  

 

"The deer and the bird", 2016

哈囉,拜拜

-之一

在倫敦待了快五年,竟然在要離開前的幾個月才第一次去了老天啊誰會沒去過的Richmond Park。
怎麼會這樣呢?大抵因為Hampstead Heath就是後花園,天天散步,常常一去就是數小時,把320公頃之大的每個角落都走遍了,有時清醒,有時迷幻,更多時候是什麼也不想,而天曉得在現代都市每天都殺個你死我活的生活如戰場上,什麼都不想是多麼難得的奢侈。

直到某天陰錯陽差,因為沒買到去遠方海港城市的便宜火車票,便以觀光客的心情往Richmond Park出發。
還好去了,去了一次就想再去第二次。

第二次拉著比我更誇張都不知道在倫敦待多久竟然也沒去過鹿公園的老提一起去。

那天到站後,老提還在車站內問路,我牽著Bella站在車站外,看著前方。
前方的公車站,一位背對著我的爸爸抱著一位面向我小女娃,她看著我,我也隔著墨鏡看著她。
她面無表情,我也面無表情,我們就這樣面無表情地一直看著對方。

然後,公車來了,爸爸往前走上公車,小女娃忽然舉起手,對我揮了揮。
我也對她揮手,拜拜。

-之二

搬來的前兩週每天都大太陽,似乎一下就把這幾年來缺乏的維他命D全曬了回來。
熱愛散步的我們近乎是貪婪地走,走往公園、走向大海、走近大街小巷,一直走一直走,只想好好探索這個將在往後許多年被我們稱為家的地區。

新家這一區是人生起點和終點的大本營,一路上全是密集的托兒所和老人安養之家,對處於中上段的我來說,實在是詭異的混淆,好像漫長的一生被瞬間濃縮成只剩下最初和最後。

我一路上都不斷看著路過的大房子,假想陌生人的生活。

又路過了一間老人安養院,一位老爺爺單獨坐在靠窗的地方,我還來不及編他的人生故事,
他馬上先熱情地和我們揮手,哈囉!
戴著墨鏡的我也馬上用一個露齒的大微笑回應,右手用力地朝他一直揮,哈囉!

哈~囉!

這樣就夠了,我不敢再多想,我不敢再去想他是否每天自己坐在那兒,我不敢再去想有沒有人會去探望他,我不敢再去想每天等著跟過客打招呼的生活,我不敢再去想其他路人是否會視若無睹。

請讓我們的交集留在哈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landa 的頭像
yolanda

我躺在雙人床上

yol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