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450a.m.,按掉鬧鐘,不到五個小時的睡眠,微光的陰灰,聽覺在視覺之前先甦醒,傾洩大雨將世界沖洗成暗色調的陰鬱。

過去一周並不好過,而天天早晨在雨聲中醒來是我每日的撫慰。

 

0515a.m.,沖了冷水澡,還沒醒,但前日預定五點半的計程車已經到了。

我不喜歡遲到,自己或他人皆一標準;早到卻也是一樣道理,都讓人不自在,少了15分鐘的時間,不喜歡讓人等,我抓著早餐上車。

 

到了台中火車站。

大眾運輸總讓我慌張,我看不懂時程表,坐公車又老怕坐過站,其實這事情發生太多次了,好像就混合著厭惡和無奈繼續下去。

 

窗外景色飛馳,我看到的畫面卻是去年夏天,和老提一起從London搭火車去Brighton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英國的海。

Brighton的海灘是石礫,無法衝浪;我仍然記得那天的種種,燦陽藍天讓人睜不開眼,整天的微笑都被陽光的溫度照亮,連呼吸著的都是和London截然不同的空氣,沿著海岸散步了好長一段後,老提買了超大的香草蛋捲冰淇淋,還插著長長一根的巧克力棒,我把兩支都拿在手上,舌尖忙得不亦樂乎,腦中畫面是電影托斯卡尼艷陽下的那位義大利女人……

 

我看到海了。

從回憶回到現實,已經進入苗栗,我還在懷疑到底那一片與天相接的平面真的是海嗎?

我太久太久,沒看到海了。

 

人的轉變可以很驚人,清晨還在不滿計程車的早到,接下來的行程,火車下錯站,公車等不到(超過一個小時),公車又下錯站……我卻都只是大笑。

 

「至少妳還在笑。」直到看到老提傳的BBM,我才發現我是真的在笑自己。

他太清楚看我因為大眾捷運或是時間安排不佳而整個人緊繃的樣子,難得我今天竟這樣坦然,不發怒,也不緊張,而是閒適的順其自然。

這樣的隨性我自己都吃驚。

 

 

終於到了。

豪哥(教練/店主)已經下海去衝了。

 

從澳洲回台灣後,我只衝過兩次浪,一次在宜蘭,第二次就是今天。

 

「你要不要去教一下小胖?」衝到沒日沒夜的豪哥總算筋疲力盡回到淺灘之際,我指著遠處在掙扎卻總抓不到浪的朋友。

「不用。」他說,「妳知道為什麼嗎?」

「根本是你懶吧。」我咧著笑。

「因為你們都只是來玩的,你們不是真的來衝浪,衝浪不是你們生活的一部分,你們都只是來玩的而已。」豪哥說完就拉著衝浪板上岸了。

 

這些年來我總懷念在Byron Bay的美好時光,我一直以為大海是我的歸宿,直到今日我總算醒悟。

 

我回頭望,我的衝浪板安穩的平放在沙灘上,而我半身浸浴在海水裡,我不覺得這片海美,有那麼一瞬間,當浪打來、當抓到浪、當站在衝浪板上隨浪舞動時,我真切感受到想望好久的自由,但卻稍縱即逝。

 

不是,跟大海和衝浪讓我以為的自由無關,我喜歡衝浪,我喜歡海,我喜歡海浪潑打的衝擊,但我真正懷念的是那時的生活。

無拘無束,沒有昨天,沒有明天。

以及,我知道我再也不會過那樣的生活。

這才是我懷念的。

 

即使沙灘是黑泥,海水也不藍,費時超過六小時的車程,以及超出預期的車資,我還是很開心我有來的──在城市的日子已蒙灰太久,今天開始的每周一次讓海擁抱、結交新朋友、多出來的空檔……這些都一層一層重新擦亮我的靈魂。

 

靈魂需要呼吸,需要陽光,需要大放。

我也是。

 

我們六月見。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Deep Blue深藍衝浪俱樂部]

地址:苗栗縣後龍鎮海埔里2鄰18號
電話:Tiffany 0932-623143 /04-24714967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DeepBlue.club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躺在雙人床上

yol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