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053

DSC04062

DSC04077

DSC04078

微醺:稍有醉意。

可我這裡想提的微醺,不指喝酒,畢竟喝啤酒還用微醺這字眼,簡直太做作。
似乎是個很浪漫的字眼,巴黎,法國女人,迷樣,性感,簡單是極致。
精巧細緻,這本法文著作,我因為書封上的文宣而看。
內文提及:「一位波蘭哲學家的見解:『有些對的人,卻在錯的時間遇見;而有些人之所以是對的,是因為在對的時間遇見。』」

那些地方也是吧。
說真的那麼棒嗎?也未必。
只是剛好那個時間點,於是用微笑和淚水去留存,除去理性的數字,用感官去記憶。
人,地方,自己。
去背之後,只是一片光。無盡的光。

微醺。

朦朧的狀態,因為模糊所以曖昧。

曾經在日記本子寫下:我想成為像水一般的女人。
不是外表,是感覺,自己的感覺,給他人的感覺。

我以為要開始浪漫的短捲,照照鏡子,還稱不起那樣的浪漫啊。
想要簡單,因為越是簡單,越是困難。

PicMonkey Collage2

短髮look │個人非常喜歡 

 

我們都是飛蛾,我們都想撲火。

「所以人其實是有選擇自主權的;我想,飛蛾不是無法不撲火,只是它寧願選擇終致毀滅的美好,縱使只能擁有,一瞬間,一剎那。
我不知道你活著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可是我知道我自己的,我追求美。
所有的美,所有的美好。」-11年我這樣想,一年過後我仍是這樣想。

DSC04081 

 

黑髮,紅唇,高跟鞋。
正紅色的口紅。
並不是那樣喜歡自己的五官,但我非常愛自己的雙唇。
飽滿的兩瓣紅唇,不用唇膏已紅的惹火。

PicMonkey Collage4

Burger Joint │ 漢堡太好吃,我這禮拜簡直想天天去那吃午餐。

左/右上 Dear Friend │ 和多年不見的高中好友吃午餐,開心到當天晚上臉都還是掛著微笑。

 

h

 好友的手 │ 可是美男子呢

男人的手。
修長的指頭引人遐思。
從一頓飯開始,序幕由他譜,之後或許組曲,或探戈,或......沒你的事了。

我依戀我的愛人,我也依戀我的朋友。
男的女的,善男信女,邪男妖女。
我本非善類,join the club。

DSC04277 

Sunglasses │ 很適合戴墨鏡的短髮

DSC04044

DSC04086

Rituals and Reactions@Allo Art │愛人在台灣首次短片展覽

f1

f2

PIZZERIA 1924 │ 義大利麵和披薩的口感好吃到我只想立即帶老提去 

 

-yolanda liou, 06,12

DSC0426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躺在雙人床上

yol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