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ser island  

 

「我無法像妳一樣,說走就走。」
「妳這是在自我放逐嗎?」
「妳為什麼定不下來?」


說實話,我並非說走就走。
我只是隨性了點,衝動了點,愚蠢了點,拼命了點,然後,再不怕死一點。

有種類型的人訴求為環遊世界,目標是在護照上集滿世界各國的戳章,好比我的最佳酒友,他目前已經走了超過70個國家。我非此類,我不喜好短時間內一個接一個國家走,我沒那財力,也沒那精神;我太懶了,我偏向到了一個地方,就一年半載的待下來,生活在那裏。

曾在澳洲待了快一年,要聽任何征服澳洲的豐功偉業,我只會讓你失望,因為我就定居在 Byron Bay,住在名為 Cape Byron Lodge 的背包客站,和上至經理下至各個過客,全成了家人;我連 Melbourne 都沒去過,遑論西澳,Sydney 還是因為個意外,連續劇情節般,夢中情人從英國飛來現身,當然衝過去一下。
這是我的隨性和衝動和拼命和愚蠢和不怕死。

也曾在歐洲待了半年,原本訂好的廉價機票、預定的沙發衝浪,通通因為愛情至上而揮別─瞧瞧我,連法國都沒去過呢,說好的義大利呢?一起發瘋的西班牙呢?啊,通通賴在行人比臉臭,食物比難吃,天氣比靠杯的倫敦了。過得不好嗎?好極了,我簡直生活在天堂,對我而言,愛情就是極樂。

這也是我的隨性和衝動和拼命和愚蠢和不怕死。

說走就走,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容易,出發前拼死拼活瘋狂賺錢,曾經連續多個禮拜每天都只睡三、四個小時;我不交男朋友,因為沒時間,也不願意辜負人家;我不 Shopping,我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在台北居住的小房間用家徒四壁是最佳形容詞。
這更是我的隨性和衝動和拼命和愚蠢和不怕死。

我不是在靠杯悲慘人生,不不不,人生多美好啊,事實是,老娘清楚自己要什麼,所以我可以犧牲其他所有一切,只為達成。當你堅定目標時,沒有什麼是困難和犧牲,都只是走向目的的過程。

當然,感謝我的家人,我愛他們盛過世上所有一切─如此幸運,一家人從不阻擾我所堅定的方向,而是盡全力的給予所有支持。

對於那〝為什麼待不住?〞、〝到底在追尋什麼?〞的一百零一個問題,在此回答,我沒有在追求任何東西,我不搞發現自我那套,也沒興致來個放逐之旅。

我只是,待不住,定不下來,僅僅如此。
而且,我知道我不是唯一,如我”這款”,大有人在。

有沒有遇過不斷出走的人?不管是喜愛分享或習於靜謐的個性,你總可以在他們眼裡的閃爍看到對一次又一次的出走的熱愛。

當打扮光鮮亮麗的女孩兒們吱吱喳喳在討論當季流行服飾、美容保養彩妝時,我們這群走再遠也只帶一個後背包的〝邋遢鬼〞,是更血脈沸騰的交換接下來各自的出走計劃;當同年齡的人還在賭濫教育制度有多限制個人發展、工作同事小人老闆爛人的時候,我們這群〝沒出息〞的傢伙已經把自己丟到異國,用挫折和挑戰來堆砌人生學歷。

嘿,我可不是在剷除異己,沒有任何人可以去斷言他人該如何生活,記住,沒有任何人可以告訴你,你該過怎樣的人生。


我只不過是,一直跟從我的心。
我的心要我走,我就走,我的心要我停,那我便停──

我不是旅人,我在哪兒,哪兒就是家。


--

如果你看完這篇文章,非常想對號入座,歡迎來Facebook找我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躺在雙人床上

yol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oby
  • 那妳的目標是什麼
    我有好多目標.......
  • 挖馬金ㄗㄟ歐~
    go go girl~

    yolanda 於 2012/10/20 22:40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