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 oak.jpg      


六月時,我計畫去紐西蘭打工度假,沒想到資料早備全,申請當天卻因為喝醉直接睡過頭,醒來時名額早被搶光,看到畫面顯示時,倒也毫無扼腕,當下只覺得整件事情實在太好笑,笑了幾聲,就抱著貓咪又去睡回籠覺。

 

傍晚總算醒來,才認真面對整件事,老天,真的,我不是在作夢!我真的睡過頭了!我真的沒有搶到名額!我今年真的去不了紐西蘭打工度假了!幹!

 

怎麼辦呢,總不能又晃一年,等到隔年申請再過去。

 

一邊想一邊在臉書閒晃,剛好戴爾也在線上,就拉著他尖叫,不斷罵自己有夠愚蠢,先人早言喝酒誤事還不信邪偏要身體力行。

他也好笑,就任由我尖叫,發瘋了好一陣子,我腦子突然閃過,全天下又不是只有紐西蘭可以去,既然老天已關了這扇窗,我把窗口開向歐洲不就得了?

 

「欸,我去你家隱居,每天跟你畫畫、寫作在那邊躲一陣子好不好?」

 

他也爽快,直接說好,待我定好機票,和他說日期就行。

 

然後,幾個禮拜後,我就到愛爾蘭了。

 

GEDC0016.JPG  

我從Dublin機場入境,之前看過我文章的朋友,就知道我在海關遇過多少困難,從英國過去愛爾蘭之前,我還超擔心,一直跟戴爾叮嚀,如果沒聽到我的消息,就不要開車來接我了,鐵定是被海關遣返。

戴爾聽了大笑,直接說我想太多,愛爾蘭什麼地方,大家都又親切又友善,叫我過去的時候給海關拋個媚眼,輕輕鬆鬆就過關。

我哼了一聲,大叔你真不知道我的血淚史,最好這麼容易啦。

 

結果,真的這麼容易。

容易到我都要哭了,我當然沒那麼愚蠢還真的拋媚眼裝傻,乖乖回答此行目的,也沒再被問其他問題,章一蓋,入境。

(回來更容易,從愛爾蘭飛英國根本不用過海關,入境英國後因為擔心出問題,還特別打電話去移民局確認,對方說因為愛爾蘭是很普遍的大眾旅遊區,所以不用過關;又問,這樣我下次再去愛爾蘭,他怎麼知道我上次待了多久?對方答,保留機票存證即可。)

 

戴爾住在County Mayo的Cong,我從Dublin下機後,先搭巴士到Galway,他開車來接我。

 

夜晚時分,坐在巴士上,看著窗外Dublin的夜景。

出發前戴爾跟我交代如何和他碰面,提及雖然要將近三小時的車程,但巴士上有無線網路,且座位舒適,可我試了幾次,無線還真的是無線,要連不連,斷好玩的,索性算了,轉頭小憩,一邊思念明明才分開不到24小時的老提,一邊對這趟新旅程充滿期待。

 

戴爾看到我的時候簡直要嚇死,「我當初以為妳隨便說說的,鬼才知道妳真的會跑來這麼遠的地方!」

我咧開嘴大露笑容,「嘿嘿,後悔也來不及了,現在你不把我帶回家也不行了!」

 

一見如故。

 

我倆從一見面就話匣子大開,一點都無初見面的生澀或尷尬,等到達他家時已經半夜一點多了,他先帶我大略參觀了整間房子。

戴爾真的是天才,有才華的人就是這樣叫人欽羨,不僅繪畫無師自通,連樂器都會好多樣,看他每樣都拿起來演奏一番,隨手一撥一彈,又打又吹,簡直一人樂隊,我們在他的樂器室玩了好久。

176864_10150116676098836_516993835_6193794_7188752_o.jpg   

一點都不累。

一進門他就直接拿出啤酒招呼,秒殺,一刻猶豫也無,直接祭出私藏Whiskey,樂器時間結束,又給彼此各倒滿滿一杯,兩人出門夜間散步。

嘩,夜空星海燦爛,在倫敦時晚上星星數十跟指頭就數完,我簡直忘了以前在北藝大那荒山野外,隨便一抬頭都是滿天星的景象;現下來到愛爾蘭鄉下地方,銀恆橫跨滿空燦星,美的讓人屏息,捧著Whiskey,我們隨意而行。

 

我行前和伊娃聊到我要去拜訪戴爾,伊娃就直說那地方美極了,我真是太幸運,要好好享受!

 

終於到了之後才明白,這根本是寫作者/畫家/藝術家/創作者的天堂。

他住在Cong的邊緣,平時開車到鎮上添購生活所需,一棟大房子只有他一個人住,以及一隻名為Sean Connery(史恩‧康納萊)的母貓,每棟房子都有足夠清靜的距離間隔,放眼望去盡是大片草原、樹林等自然美景,簡直太適合隱居,就只怕這一隱,就真的不願意再出來了。

 

兩人散步到大湖,途中Sean不知從哪跑來,大概在森林間玩了一整天,那景象真是有趣,Sean就像隻小狗一樣緩緩步伐跟在我們身後,我覺得有趣,戴爾則是大為驚奇,「這還是有史以來頭一遭她會這樣跟著我走!」

 

「一定是因為我在這裡啦!」我拍著他的肩,又露出一個大微笑。

 

在湖畔歇息了一陣,他說這是他的秘密冥想地點,他常凌晨帶著睡袋來此,魚竿架了之後就進睡袋小眠,破曉十分魚兒自然上勾,釣上來的魚每每大的嚇人。

我從來就不喜歡釣魚,老覺得這樣玩弄生命太過殘忍,可釣魚是爹親最大嗜好,戴爾說這幾天有空就要帶我一起釣魚時我也竟然答好,腦中只想著到時要拍好多張照片,寄給爹親看,讓他開心。

 

此時已經快要五點,兩人竟然一點睡意都無,散步回家之後,乾脆直接拿了整瓶Whiskey,兩人分享,直接就口而飲。

 

我穿著他的熊裝大外套,又戴著毛帽,簡直化身俄羅斯間諜。

草地露水濕漉漉,我們一路聊天散步直到天亮,整瓶Whiskey都喝到見底還不知,意猶未盡,等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早晨八點多了,過癮,真正過癮!

 

人生難得遇此良伴志同道合飲酒作樂為歡通宵!


sunrise.jpg

8.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躺在雙人床上

yol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inging
  • 好想看美麗的星空!
    愛爾蘭真的太美,最後一張照片的感覺好棒!!
  • 你好可愛
    最初fb上傳的時 你也說這張好看

    yolanda 於 2011/11/07 21: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