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客棧,我人馬上跳下車,直直往我房間的方向走。

「妳要去哪裡?」經理追在後頭。
「我要回房間睡覺。」我頭不回腳不停的回答他。
「不要回房間睡覺,yolanda,不要回房間。」經理的聲音越來越近。
「不,我要回房間睡覺。」
幹,通道的門鎖住了,「我要回房間睡覺。」轉過頭,經理就站在我面前。

「你們在哪裡?」後方傳來那女人的聲音。

等一下,不對吧,那女人在找我們?請問經理你跟著我幹嘛?你們兩不是應該已經翻雲覆雨去了嗎?

「不要回房間,yolanda,妳要救我。」不是我瞎掰,經理臉上的表情比便秘還猙獰。

我有聽錯嗎?救你!?「什麼?你不是帶那個女人回來嗎?」我閃開經理抓過來的手,往另外一個通道走。

「yolanda~~你們在哪裡~~?」那女人年紀至少45以上,老態沙啞的嗓音不斷呼喚我的名字,黑漆漆的夜裡我得一找路二躲經理三忽略毛骨悚然的呼喚。

我都可以看見火焰蔓延在我的裙襬。

「她在找你啊!你趕快帶她回房間!」該死的我才住進來第一天,我到底要怎樣才能回那該死的房間?

「我沒有要帶她回房間的意思啊!」

「什麼!?」這句話成功的讓我停下腳步。

「她自己跟回來的!yolanda,妳要救我!」經理把我整個人拉進男廁,把門關上,作出禁聲的手勢。

「yolanda~?你們在哪裡?yolanda~?」縈繞不絕噢。

「你什麼意思?我以為你帶她回來睡覺!」而且天殺的我們要躲也不是跟你這樣躲在一間小廁所吧?

「我沒有要跟她睡!我想跟妳睡!」

幹!

「我不要!我想自己睡!我要回去了!」王子你在哪裡?噴火龍交給我!

我也不管那女人到底在哪,反正她就算要纏上來也是經理的問題,我要是在跟這瘋子待在這狹小的空間,等下真的不是你死就我亡了。

總算找到往我房間的通道,我坐在外面的板凳上抽睡前一根菸,整個晚上被利害關係和騷擾搞得烏煙瘴氣,我只想放鬆一下,然後回去睡好覺。

經理走到我面前垂頭喪氣的坐下來,「yolanda,妳真的要一個人睡?」

「對,我要回房間睡覺,一個人睡。」慢慢的吐出一口菸。

「我想跟妳睡。」

「我不要,我要一個人睡。」

「真的嗎?(truly?)」

「真的,認真的,(truly, seriously)」

「我不懂,我不好看嗎?妳不喜歡我嗎?」經理把臉埋在雙手中,苦惱的向我哀嚎。

「……不,你很好。」對,你讓我作噁,我只想把你的頭塞進馬桶。

「那妳不喜歡我嗎?」

「……我不討厭你。」

「那妳為什麼不跟我睡?」

我要是因為不討厭你就跟你睡,那我不是要跟全天下的人睡了?說真的,要我說出我討厭的人,大概五根手指都用不足。

「……」我把注意力完全轉移到煙上。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我真的很想跟妳睡,為什麼?到底為什麼?妳要教我啊,我從來沒遇過亞洲女生,如果妳是澳洲人,我現在就在親妳了。」

「你他媽的現在要是敢親我,我絕對跟你沒完沒了。」我講真的。

「對啊,所以我不懂,妳要教我!我到底該怎麼做?」

「……」再兩口就抽完了。

「至少給我一個理由。」

我抬起頭,看著經理,沉默了十秒,

「我相信真愛。」

又沉默了十秒,

「妳去睡吧。」經理攤開雙手,把頭別過的丟出最後一句。

這當然不是我不願意跟他睡的原因,是,我是死忠的真愛信徒,但我絕對信仰人生短苦且尋歡作樂,並不是只有愛才能有性,但在那種我寧願面對跟噴火龍生死決鬥的狀況下,真愛實在是一個沉重到讓對方無法回應的包袱。

進了房間,其他的室友早就在睡夢中,我揉揉太陽穴,呼了一口氣,鬧劇總算落幕。
我很累,這個人搞得我不僅生理很累,心理也很累。
我不是有錢人,我也不是為了自尊可以犧牲一切的人,社會很實際,沒錢就想辦法省,這次不論是運氣好或狗屎運,我拿到這麼優惠的價錢,我心存感激,但如果事情真的演變到他要我跟他睡才能保有這個價錢,不可能,但是在這個極限之前,我都可以容忍。

我以為我已經睡著了,但手機為什麼響起?
「yolanda,出來~出來~」
「what?」
「yolanda~出來~出來」
「我很累,我已經睡了,晚安。」
「喔,晚安。」
真的讓人想尖叫,這傢伙竟然跑回櫃台翻出我在登記住宿時候留的手機。
我把手機關機,用枕頭埋住自己。


我睡不著,我以為我已經累到可以沾枕就倒,但我翻來覆去好幾回,怎樣都無法再次沉入睡眠。

不是本來就這樣子嗎?你得到了一些,你就得付出一些,從來沒有什麼是白得的。

可是這晚發生的事情搞得我好沮喪,我並沒有存心引誘他來騷擾我,我也盡一切避免事情發展的更嚴重,而總算一切也安全的告一段落,但我就是整個人好沮喪。

沮喪到不行。


後註:

那位經理在我入住幾個禮拜後,就被其他經理聯合開除了。

原來他早就已經多次行為不檢點,甚至嚴重到警方出馬。

 

--

不是沒有被強暴就不算受傷害。


我相信,許多女生都有被性騷擾的經驗,就算不是生理受創,對心理也是非常沉重的負擔。
這篇分享,提供大家參考,生活在他處是非常美好的事,不要讓他人的邪惡毀壞自己出走的意義。

說來好笑的是(我自己當然覺得不好笑,可是聽到的人從來沒有不笑我的)
我是驚悚片迷,最愛各種血腥、折磨的電影。
結果,在去澳洲之前,我買了把小瑞士刀隨身攜帶。
這麼小的瑞士刀可以幹嘛?就算被綁架也只能在對方身上劃幾刀吧?
我說,「我不是要攻擊人,我是要在對方折磨我之前自殺,被折磨實在太痛苦了,我受不了。」

結論是,有打算要出外旅遊的,行前還是不要亂看Taken、Hostel那類的電影......


祝大家平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躺在雙人床上

yol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inging
  • 每次看每次想為你的命運之神鼓掌叫好
  • 對阿祂真的對我好好Q_Q

    yolanda 於 2011/11/15 21:15 回覆

  • Wiwi Chang
  • 「我不要!我想自己睡!我要回去了!」王子你在哪裡?噴火龍交給我!

    後面那句太經典了!
  • 哈哈哈
    我很多時候都覺得 比起那些亂七八糟的怪獸
    人 要恐怖的多了

    yolanda 於 2011/11/16 02:11 回覆